<track id="GEdFnFU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GEdFnFU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GEdFnFU"></track>

        1. 「祎」为何与其他「韦」声旁字不同音?

          谢邀。这确切是个好问题,题主的察看力很灵敏,尽管可能缺少必要的音韵学知识,但是却朴实地认识到了声旁与读音的必定接洽。首先要跟题主讲明白的是,在汉语上古音研讨中,同声旁的一系列字称为一个“谐声系”,上古音研讨中有个有名的论断叫“同声必同部”,简略来说意思是同一个谐声系的字,在上古汉语中必定韵母雷同。“韦”谐声系的字,在上古汉语中可以确定属于“微”韵部(拟音*-əj),然而,在涉及到“祎”时,这里就有一个问题(题主看不清楚下面的阐述的话可以直接看结论。):

          “祎”《广韵》中为影母支韵B类,按理说,上古微部的三等字,在钝音声母的情形下,中古会进入微韵,锐音声母(包含钝音声母带r介音那部分)条件下则进入脂韵。“韦”谐声系的其他字基础都非惯例则地进了微韵,唯独这个“祎”却跑进了支韵,还是个重纽支B……和“猗”成了同音字了。“祎”从中古的表示来看与其说是上古微部字,不如说更像是歌部字。这时候,我们会料想,微部和歌部在上古的关系比拟近,会不会是“祎”实际上是个歌部字,然后借用了微部的“韦”谐声系呢?然而这个料想实际上也不大站得住脚,因为如果“祎”是歌部字,那么其上古音就是*ʔaj,歌部谐声系中的“奇”显明更适合用作它的声符(全部“奇”谐声系就是Kaj一类的音),何必要舍近求远去从微部的“韦”得声呢?而且,查《简帛古书通假字大系》,《楚帛书》甲有“祎”通“纬”的例子,更加阐明“祎”应该是微部字。《集韵》“祎”除了支韵读音之外,还有一个“於希切”的微韵读音,意思和支韵读音一样,都是“美也”,微韵的这个读音应当才是“祎”的规矩读音。

          结论是“祎”字可能是在演化中产生了不规矩音变,韵母从微部əj变为歌部aj,然后才与其他“韦”声的字离开了,上古到今天音变路线大概是:

          ʔəj>ʔaj>ʔɨe>ʔi>ji

          当然,这只是一个料想,究竟实际上音变的路线我们很难考证出来,说是变为歌部,只是斟酌到上古音中歌部和微部关系比拟亲密的事实罢了。实际上毕竟如何很难说。

          或者还有一个可能,《尔雅·释诂上》:“祎,美也。”,郝懿行《尔雅义疏》云:“祎、猗声义同。”,《汉书·武帝纪》:“猗与伟与”,颜师古注云:“猗,美也。”,也许“祎”的通行读音实际上是将其同义训读作“猗”的成果。

          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