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ack id="GEdFnFU"></track>
  • <track id="GEdFnFU"></track>

        <track id="GEdFnFU"></track>

        1. 如何评价日剧《咒怨:诅咒之家》?

          而且,有时候怨恨却带来难以信任的力气。

          我之所以这么不幸,是因为丰岛他没有接收我的爱。

          理佳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。但是,现在是须要“怨恨”力气的时候……必定要去仇恨某个人、绝对要让某个人负责。然后,理佳将造成如此成果的所有义务,都丢给曾经爱好过的男人。

          我所遭遇的不幸,必需要有人来负责,除我之外的任何人——这是最最最最恐怖的“咒怨”。

          这样的咒骂,也藏在网飞版《咒怨》里,但是,剧里的“鬼”不再无差异杀人,咒怨也不再曲解。二十年后,大家都变得敏感和懦弱,无法接收不可克服的恶。所以,剧版《咒怨》,重新开端搭建结界。

          但,也展示了比伽椰子更可怖的,真实之恶。

          网飞版版《咒怨》故事,产生在伽椰子故事线之前,鬼屋的设定有点像美恐第一集的鬼屋。

          促使我花两个下午刷第二遍,并且熬夜写下这篇的原因,就只是因为,我想搞清楚一个问题:

          白衣抱娃女鬼,到底是谁?是遥吗?

          以下是剧透预警。

          多图预警。

          女鬼图预警。

          但是请放心,剧版咒怨的女鬼一点都不可怕,除了女鬼图(识别她是谁必需得有图啊……)之外,没有任何重口味的可怕图,最可怕的那张无法识别五官的女鬼图也没有,请放心!

          防剧透分割线

          剧版一开头,便有一段旁白:

          《咒怨》改编自真实事件,这些事件,都因一栋房子而起。但是实际上产生过的事,远比电影本身还要骇人。

          这短短的两句话,基础就是这部短剧的基调了——不再是伽椰子故事,而是鬼屋故事;现实之中的恶,比恶鬼更恶。

          在此,先把剧中电视消息里提到的“现实之恶”列出来,大家有兴致可以一一在网上搜索。

          *切尔诺贝利核泄漏;

          *绫濑水泥案;

          *宫崎勤杀戮少女案。

          *长野县松本市煤气中毒案。

          *阪神大地震。

          *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。

          *酒鬼蔷薇圣斗事件

          剧中故事线是被打乱的,我先依照三个重要人物,把前四集故事重新收拾一下。

          后两集会按播放循序。

          河合圣美

          河合圣美是转校生,与妈妈一起生涯,爸爸应当是逝世了。

          她转学的原因,从与母亲吵架的对话中,可以猜出:妈妈和她上一所学校的老师产生了婚外情。

          身体高挑面容姣好的圣美,一进入教室,就引起了同窗芳惠的嫉妒。

          在课堂上,老师提到的《生类怜悯令》,还很刻意地对此进行懂得释。

          这是本剧非常主要的暗示。

          日本幕府时期,江户幕府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唯一的儿子夭折,他手下的僧人说,你没有孩子,是因为前世杀戮了太多动物。为了积德行善早日生出继承人,德川纲吉宣布了《生类怜悯令》——维护世界上弱小的生灵。

          这个法令包含“犬猫怜悯令”、“牛马怜悯令”、“鱼介类怜悯令”等等,可谓是古代的极端地动物维护主义,后来据说连打逝世蚊子也要被判罪。

          这条法令即便是现在看来也很刻薄,虽是出于个人愿望、打着“善意”的旗帜制订的法令,但是并不算善法,给当时的国民带来很多不幸。

          但是,这个法令,也有一些积极的意义,比如:制止弃婴,维护弱小。

          圣美与母亲的关系不好。

          在圣美母亲看来,女儿拥有的一切,年青、美貌、对男人的吸引力,她也曾经拥有。但现在,这一切都不再属于她了,她过得很糟糕,这都是因为圣美的拖累。

          她如今的不幸,必需有一个人负责,那就是圣美。

          芳惠嫉妒圣美的美貌,与闺蜜真衣一起,将圣美骗到鬼屋,让自己男友(或情人?感到他俩没爱情)雄大强奸圣美。

          记住这个油光满面的“恶少年”。

          他们一起进入了鬼屋后,有一个鞋子的摆放的特写。

          看剧的时候留意察看的话,会发明很多处关于鞋子摆放的特写。

          鞋子向外男鞋是雄大的、女鞋是圣美的。鞋子向内的,是芳惠和真衣。

          真衣和芳惠后来都被房子吸走了。

          圣美被侵略的时候,真衣,嘴里发出了猫叫声。

          在圣美被侮辱停止,筹备分开的时候,也被猫叫吸引,到了二楼。

          圣美抱着猫躲进了柜子里,用力捶打柜子,用头撞击柜子,不甘,恼怒,怨恨。然后,她听到柜子顶部的暗门打开的声音,一个白衣女人手里抱着一个襁褓。

          女鬼图预警。

          女鬼图预警。

          女鬼图预警。

          当衣柜门被熊太再次打开的时候,圣美已经完整转变了。从这时起,美貌不再是她的不幸,变成了兵器。

          他们四个人进去,三个人分开,真衣消散了。

          芳惠出来时,手里还拿着真衣的鞋子和书包。为什么真衣会被首先接收?我想,是因为很容易成为“恶”的随从的吧。

          真衣失踪后,老师对芳惠说,有人在兔子洞歌舞厅见过真衣。

          (这个时候,圣美进来了,替妈妈传口信,约老师晚上去家里。这是个伏笔,她知道今晚妈妈和老师会产生什么。)

          芳惠去歌舞厅找真衣,然后被真衣带走了。(在喧闹的歌舞厅里,那个慢悠悠地召唤着芳惠的声音,真的挺恐怖的。而我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个女生叫芳惠,前文底本都是用A取代的)

          80年代美少女的长相啊,我还是很爱好她的颜值的。

          真衣和芳惠全都消散了,被鬼屋带走了。

          接下来圣美带着雄大回到家,撞见妈妈和她的现任老师正在鬼混。

          在老师走后,圣美拿出与妈妈的绝交书,说妈妈是总爱好和老师睡觉的妈妈。

          妈妈表现你走吧,你走了我还落得轻松呢。这个时候,猫叫了!

          圣美想起自己小时候养得猫,问妈妈是不是杀了它。

          妈妈承认了。

          因为那只猫只和圣美和圣美爸爸亲近。想象一下圣美、爸爸和猫一起密切快活玩耍、却独独把圣美妈排斥在外的情景,这大概就是妈妈以为圣美引诱爸爸的原因吧?

          从鬼屋回来后的圣美,完整变了一个人。她灵魂中有一部分坚守的东西,逝世掉了。声誉、清白、未来、幻想……她都不在乎了。芳惠拍下她被侵略的照片,当然也要挟不到她了,相反,她还用照片来要挟雄大,命令他杀掉了母亲,嫁祸给老师。

          凶器是一部电话机。记住电话机,连着电话线的电话机。

          杀人之后的雄大,和圣美“离家出走”了。

          那个油头粉面的恶少年,变得唯唯诺诺,走向一条无法回头的路。

          时光切换到1994年,雄大成为一名垃圾工,还遭到工头的霸凌。遭遇霸凌的他,将怨气撒在了圣美和儿子俊树(五岁)身上。他想,他的糟糕生涯,必需有人负责。

          就和伽椰子的老公刚雄一样,雄大也猜忌孩子不是自己的。后面剧情中有提到,俊树是5岁,是符合雄大鬼屋侵略圣美的时光线的。

          1988年夏天,圣美在鬼屋升受到侵略,接收了女鬼递过来的孩子,拥有表面正常的孕期,于1989年生出俊树,到1994年5岁。

          因此,雄大对于俊树,才只是猜忌。

          在雄大家暴圣美的时候,躲在隔间的俊树,看到了一双黑脚指甲的脚(白衣、长发、大部分时候都抱着娃、光脚黑指甲,是这个女鬼的标配。)慢慢向自己靠近,紧接着,雄大听到了猫叫声

          雄大认为是俊树故意学猫叫,气急败坏去打俊树。

          圣美无力地躺在地上,想起当年“鬼屋壁橱托孤”的一幕。

          没过多久,社工有安来了,将受到虐待的俊树带到了医院。

          在医院休息厅的电视中,提到真实案件:长野县煤气中毒案。

          后来圣美从医院接走了俊树,有安发明圣美身上的伤痕,以为圣美和俊树都是家暴受害者。这位圣美嫁祸雄大埋下伏笔。

          某个晚上,俊树再次因家暴住院,被打到颅骨决裂,成为植物人。

          俊树被抱上救护车的时候,圣美看到了一脸惊讶的雄大。

          这里暗示:可能不是雄大打的俊树。

          再次感叹下,当年那个油光满面的恶少年。

          圣美对警方说,说是雄大打的,哎?这里警察有提到雄大的名字——小林胜次!

          这是雄大的化名。(突然想起,伽椰子的暗恋对象是小林俊介)

          凶器是,电话机

          当知道俊树失去意识变成了植物人,圣美笑得……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到。

          还说:

          她对社工有安说,她想重新过她的人生。

          (在这里,社工看到疑似俊树的小孩走出病房,吓了一跳,但……好像就没后文了。后来社工遇到小田岛的时候,还是一副不信鬼神凶宅的论调。)

          后面关于圣美的故事,我在第四集第五集所有人物故事线汇聚到一起时再讲。

          接下来,本剧女主角担负——本庄遥

          故事是从她开端。

          本庄遥搬到东京之后,独居一户室,每天半夜都会听到哒哒哒的脚步声,灵异研讨学者小田岛泰男建议他把声音录下来,而她供给的磁带里,却听到奇异的“呃呃”的声音,好像在说什么。

          后来,遥的男友深泽哲也告知她,她的公寓没有问题,“鬼”是被他从一个独栋的房子带回来的。哲也盘算向她求婚,由中介带着去一栋廉价的房子,在那个房子里,他看到了白衣抱娃女鬼。

          之后,哲在自己的公寓里也见到了白衣抱娃女鬼。

          白衣鬼抱着孩子,慢慢走向哲也,然后镜头直接切到走向哲也的遥。

          有观点以为,这阐明女鬼就是遥。

          但这也可能只是一种剪辑方式。

          我们在这里打个问号吧。

          再次提示,别怕,女鬼的妆一点都不恐怖。

          我还放大试图把她的五官和遥做对照,但太含混了,再加上我又有点脸盲,没措施验证她就是遥。

          来一张遥的美照洗眼睛。

          不久之后,哲也带着遥访问自己的母亲,算是断定“要结婚的恋人”的关系。

          在哲也妈妈家门口,遥看见了哲也的鬼魂。

          他站在对面的小公园里,叫着遥的名字。

          镜头一转,哲也从门内出来,召唤遥进去。

          遥进了玄关,她感到有点不对,但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。突然,遥在哲也妈妈的房子里见到了白衣抱娃女鬼。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她。在一个真实感很强的恶梦里。

          这里我第一遍没看懂,现在看第二遍时,才发明从去哲也妈妈家开端,就是在做梦了。那晚遭受女鬼之后,哲也就让遥搬到朋友家去住了。

          遥梦醒时,电视消息正在报道水泥藏尸的案子。

          接着,她从电话里接到了哲也的逝世讯。

          那个梦,也许是哲也的灵魂,在提示遥警惕白衣抱娃女鬼的存在。

          哲也的逝世因不明,只说是他独自倒在房间里。

          在葬礼后,哲也的母亲保持让遥看看哲也的逝世相,他睁大眼睛大张着嘴巴,像是因惊吓过度而逝世的。

          遥再次呈现,已是1995年。此时的遥事业发展还不错,处于上升要害期。

          这时,小田岛以送新出版的书为由,再次向遥打听哲也之逝世的事。

          这一次,遥决议英勇面对。

          遥回到家后,在一个盒子里发明了她曾经帮小田岛录的磁带。(这盒磁带应当是在小田岛那里。)

          听完录音后,遥开端做梦。

          梦里,她呈现在鬼屋的镜子里,在镜子里看到了第一次去鬼屋的哲也。

          梦中的遥追随着哲也的眼光望去:

          看到了白衣抱娃女鬼。

          这里有一个女鬼比拟清楚的脸,请大家帮我看看,是不是遥?

          我感到不是。

          女鬼预警。

          首先先看遥。

          好了

          好了

          好了

          好了

          信任我真的没有恐怖特效。

          遥从梦中惊醒,决议去找哲也妈妈家。

          她这个时候承担起了可怕片女主角应有的担负——禁止更多人被那房子所害。

          哲也妈妈也经常在夜里听到脚步声,被恶灵侵扰。她想起儿子逝世后的灵魂似乎向对她说什么,于是决议和遥一起寻找本相。

          在通灵进程中,女鬼伸出鬼手指出了鬼屋地位所在(这里有被吓到)。

          就在哲也妈妈筹备转头去看女鬼的脸时,被哲也的灵魂禁止了。

          哲也救了妈妈。

          这次通灵,让她们找到了鬼屋的具体地址。

          第五集左右,她会因95年那件与小田岛会合,共同进入后面的剧情。

          接下来讲小田岛泰男。

          小田岛泰男——你收集可怕故事想做什么?

          在这里先讲一个恐怖之处。

          当小田岛泰男把手支在脸颊上时,坐在电脑桌前的我竟毫无意识地做了同样的动作。若不是这个时候因为光线的问题我看到了屏幕上自己的影子,我恐怕基本就发明不了吧……

          啊,恐怖!

          在第一集中,遭受灵异事件的艺人本庄遥问了一个问题:

          你收集可怕故事想做什么?

          这个问题非常主要。

          当时,小田岛说,为了出书啊,感到这类书会火。

          眨眼1995年,小田岛的可怕小说已经出到第四部。他以送书为由,再次与遥搭上线,这次,遥又提到了这问题——你为什么要收集可怕故事。

          小田岛这次的答案是:

          小田岛一直给人一种躲躲闪闪的感到,好像在暗藏着什么。他说话时很少与人对视,似乎总是尽量将视线缩小到最小范畴。

          看到这时,我感到他可能也能看到鬼,就像哲也一样,当然,只是猜测。

          在他的新书宣布会上,他得到了虐杀小孩的凶犯的供给的鬼屋线索。

          不过,在公开场所拿着话筒,告诫大家要对鬼屋的事保密,小田岛果然是有诡计的样子啊。

          遥也在现场,禁止他不要去。

          当然,他不去就没措施推进剧情啦。

          下图中的男人,曾呈现在第一集,虐杀小女孩。

          这是做了那么多恶却一脸无所谓的杀人犯M。他说他会在开车兜风的时候听小田岛灵异节目标录音带。实际上从1988年的剧情我们已经知道,他是在作案的时候听。

          这个杀人犯也问了小田岛同样的问题:

          面对真正的恶人,小田岛眼光躲闪着,说出了自己的身世:

          “我的家人都过世了,妈妈一生下我后就走了(注意这句),爸爸也在我小时候逝世了,亲戚收养了我,我和大三岁的姐姐分隔两地,后来他也过世了。”

          他反问杀人犯:为什么你想知道这个呢?

          杀人犯说:我好奇你的尺度。你挑选故事的尺度。

          其实这段对话挺主要的,小田岛挑选故事的尺度,确定是和鬼屋有关的。

          接着,杀人犯供给了鬼屋的线索——他爱好关注犯法案件,读以前的报纸,发明有趣(残暴)的案件去会跑去案发明场看,然后,他发明了一栋上过很多次报纸(产生过很多凶案)的房子。

          小田岛依照杀人犯的指引去寻找报纸,遇到了正在调查圣美的社工有安。

          有安查到的:

          有安发明,小田岛正在调查的1952年的案子,案发场合正和凌晨消息中灰田一家命案有关。

          至此,小田岛终于找到了鬼屋的所在。这里,呈现了1952年案件的报道。

          小田岛和社工来到鬼屋,这次,鬼屋做为灰田案的案发明场,被封锁。

          至此,小田岛和遥,各自用自己的方式,找到了鬼屋。

          小田岛站在鬼屋外,想起了自己五岁时,曾经住在这里。

          这里应当是首次呈现了黑白镜头的叙事,时空交织的逻辑可能就从这里开端“明示”?

          所有住在这个房子里的人都逝世了,小田岛发生疑问:

          做为灵异专家的小田岛以为:凶宅不会刻意制作这种“名声大噪”的案件,而是会避开大众的注意,以求持续留存下去,所以这所房子很特殊。

          这时又插入了真实的消息事件:

          到了这里,小田岛、遥、和社工、哲也妈妈,会共同进入接下来的剧情。

          我们放到最后一起寻找答案。

          在这里插入一个主要暗示:小田岛在图书馆不警惕撞到了社工有安,看到了俊树的画的妈妈。当时他的表情很奇异。

          就是相似这样的妈妈。

          接下来,重点来讲鬼屋1995年的主人,灰田夫妇。

          最早与灰田夫妇有接触的主线人物,是遥。

          依照女鬼的指引,遥找到了鬼屋,遇见了灰田太太。分开时,她在灰田家二楼的窗户上,看到了白衣女鬼的影子。这意味,住在这里的灰田夫妇,已经被咒怨把持了。

          事实上,灰田早已出轨,情妇怀孕即将分娩,灰田和情妇盘算谋杀各自的伴侣。

          第二遍看的时候,发明灰田在地铁的镜头里,他情妇的丈夫已经呈现了。

          黑外套的是灰田,白外套是情妇的丈夫。

          第一遍看的时候没注意到这里,他在跟踪灰田。

          他是灰田情妇的老公,真崎,一个“诚实人”,明知道妻子出轨,遭遇着妻子的冷淡,也仍然不想做出转变的人——只要伪装不知道就好了。

          某晚,真崎妻子给真崎倒下了毒酒,向他坦率了自己的外遇,以及腹中孩子不是他的。她毫不在意他的感受,甚至还盼望他能懂得自己的背叛,因为:

          真崎一口吻喝下毒酒,想和妻子一起逝世。妻子对抗。真崎毒药发作,去厕所呕吐,被妻子用刀追杀。他一边自卫,一边还贴心肠大叫着:“你这样很危险啊。”

          后来他夺下妻子的刀,妻子竟然大叫着情夫的名字逃向门口。这彻底激怒了真崎,反杀妻子,(妻子被割喉后发出的呃呃呃声,很像遥在1988年录下的声音。其实写到这里时,我打了个问号。心想,这是不是暗示,抱娃女鬼是真崎太太?翻到之前的图对照了一下,又不太像,啊啊啊,谁会看脸?)孩子剖出。

          这时婴儿的哭声,像猫叫。

          真崎抱着用破布包裹着的孩子,想还给孩子亲爹,这个破布,倒是和白衣抱娃女鬼手里的襁褓色彩有点像。所以,白衣抱娃女鬼是不是逝世后穿越时空的真崎太太?看到这里再打个问号。

          真崎抱着孩子来到灰田家(鬼屋)时,灰田太太已经被灰田杀逝世,此时孩子也在真崎怀里逝世。真崎很难过,将孩子葬在鬼屋后院。

          在埋葬的时候,白衣女鬼的黑指甲光脚呈现了。(难道是白衣女鬼这个时候抱走了逝世去的娃?)

          然后,真崎在鬼屋吃了泡面,还对着灰田太太的尸体说感激接待。

          从玄关出去的时候,他看到了上吊的灰田,楼梯上有一块手表,屎尿横流。

          应当是他杀逝世太太后被咒怨操控,自杀。

          之后,真崎回到家,想打电话自首,却发明电话机在太太的肚子里。

          在警局,警察问真崎,为什么要把胎儿埋到那里,他说:

          这很要害啊!

          警察问他:你还进去吃了饭,你是怎么进去的?

          他说:

          警察说,灰田太太早在一天前就逝世了。

          真崎说:不是那位太太,而是……(这时,审判室电话响了,他很怕电话响。)

          那么,在这里我们可以消除:白衣抱娃女鬼不是灰田太太,不是真崎太太,否则真崎会认出来。

          而刚诞生就逝世去的婴儿,可能是这个房子里最强烈的的咒怨。

          最后,真崎逝世于狱中。

          他的逝世,很重口。不放图。

          电话铃响了,婴灵爬入狱中,吃了几口他的牢饭,然后掰开他的嘴,钻进去了。

          真崎逝世时胆怯的模样,和哲也有些像——一脸胆怯,张大嘴巴,向下看。

          难道哲也也是……可能是我想多了。

          第五集开篇,1995年。

          小田岛向警方供给鬼屋的线索,提出了43年前(1952年)的案子,即:房主儿子砂田洋软禁、强奸女性,并逼迫她生下孩子。砂田洋和被软禁女都逝世了,孩子活了下来了,但失踪。

          八年后,1960年,大小田岛三岁的姐姐被绑架。这是第二次提到强调“大三岁”。

          小田岛两次在台词里强调“大三岁”的姐姐,也就是说,姐姐是八岁,正好是被软禁的女子生下孩子的时光。

          姐姐就是那个被软禁的女子生下的孩子吗?在此打个问号。

          在小田岛向警察讲述自己父亲失踪一事时,黑白镜头闪回了父亲消散前的一瞬间。

          我们先做一个简略的懂得:黑白镜头,认为着过去的事,时空交织、或回想。

          这时,小田岛再次强调,她和姐姐是离开抚育,姐姐是病逝世(不知是他的谣言还是真的记不清了)。

          小田岛恳求警察带他进入鬼屋,这时的鬼屋是灰田命案的案发明场,处于封锁状况。警察答应了。

          小田岛进入鬼屋后,首先注意到了楼梯上污渍(剧场版咒怨中的污渍梗超恐怖的)。之后,又触发了他的回想。

          五岁的他抱着一个襁褓慌张皇张地跑进房间。

          房间里父母的合照。母亲的样子看不到。

          接着,他听到哭声,发明了衣柜里的圣美。

          注意,小田岛看见圣美不是黑白镜头——这是鬼屋在做“VR回放”。

          注意,此事房间内的安排和场景还是灰田家。

          1988年时的圣美躲在柜子里,柜门是关着的,柜门上三个破洞。

          小田岛顺着圣美的眼光,看到柜顶上的暗门。但当“幻觉”消散,他试图去寻找暗门时,却推不动。

          接着,剧情就切到了1995年的圣美。

          从医院消散后,她住在一个破公寓里,出卖肉体为生。

          然后,雄大来找他了。

          这段日子,雄大过得非常惨。

          他染上毒瘾,向同事借钱,还不起,同事就把他卖了,摘走他一个肾。摘一个还不够,趁着一侧缝合的时候,他们还想摘另一个,雄大就在麻醉状况下逃走了。

          而他之所以能在麻醉状况下逃走,是俊树救了他。

          这一幕呈现在第四集结尾。

          雄大说,俊树很奇异,逝世后才来亲近我(之前雄大曾暴躁地怨恨俊树从来不和他说话)

          那么,俊树到底是谁的孩子?

          圣美说:俊树是有人双手这样托着交给我的,在那栋房子里(这里很主要)。

          但毒瘾发作的雄大已经不在乎孩子是谁的了。他恳求圣美给自己打一针。

          就在这个时候,俊树又呈现了。让他逃。

          俊树和俊雄有点像,都处于“非生非逝世”的灰色状况。

          俊雄把处在光亮处的人们拽入黑暗。

          俊树提示接近逝世亡黑暗的人逃离。

          雄大已经不想逃了,他被圣美打了一针,溺逝世在浴缸里。

          剧情切换。

          警察找到房产中介调查鬼屋。房产中介给出1952年案件的详细线索:房主移居国外,把儿子一个人留在日本(多年后住在那里的伽椰子,也是相似的遭受)。他儿子单独住在房子里,软禁了一名女子,逼迫女子怀孕。从女子的尸检断定,孩子活下来了,但消散了。

          这里还有一个主要线索:在女子生下孩子之前,房主儿子就被杀逝世了。

          接着,中介又提到了小田岛一家。

          画面切入黑白——中介回想,1960年。

          当时东京房价高涨,小田岛一家为了廉价,住进了鬼屋。

          注意,这里中介又供给了要害信息,小田岛的姐姐消散时,房间的玻璃被砸碎了(圣美砸的吗?),所以,姐姐才会被认定是绑架。

          警察问中介,你感到你为什么可以免于被房子咒骂?这个问题,就和小田岛为什么可以活下来一样,应当是基于同一个理由(至此,我已大概搞清楚了,房子想要更多的人进来。)

          剧情切换到圣美杀逝世雄大的晚上。

          圣美回到了鬼屋,捡起一根棍子,用力砸向鬼屋的落地窗。

          这时,又产生了黑白镜头和彩色镜头的交织。

          当圣美砸落地窗的时候,5岁的小田岛,也看到有人在砸落地窗。

          时空交织真实存在吗?此刻还是不能断定。

          在圣美破窗而入之后,进入的是灰田的家。她痛哭着把被侵略时的照片摆在地上,这时,芳惠和真衣呈现了。

          芳惠说:对不起,我们毁了你的一生。

          圣美问:我还可以回到高中的时候吗?

          真衣说:可以啊。

          然后,她们就带走了圣美。

          在这里,我竟然感受到了……鬼屋的“悲悯之心”。或许,这座鬼屋,是《生类怜悯令》的极端履行者?如果有第二季的话,会不会说,这座鬼屋本身没问题,有问题的是这块土地?幕府时期,在这块土地上,产生了一件与《生类怜悯令》有关超级大悲剧?我瞎开脑洞,扯远了啊。

          盼望圣美真的可以从这座鬼屋,穿越到高中时期,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重新开端。

          更盼望,圣美的不幸,不曾开端。

          第二天,警方调查现场了,发明了阁楼的暗门。

          进入阁楼后,发明这里是房东儿子软禁女人的处所。

          在阁楼里,小田岛记忆闪回,黑白镜头。注意,这里不是时空交织,就是记忆。

          姐姐在阁楼上,看到了妈妈。

          “妈妈”应当就是那个被软禁的女人的灵魂。

          但是五岁的小岛田,显明看出了不对。(他看到的和俊树画的应当是一样的)

          如果姐姐是当年被软禁女留下的婴儿,那么她和小岛田确定就不是同一个妈妈了。所以,小岛田才会说“她不是妈妈。”

          也有一种可能,是小岛田有通灵的才能,姐姐被女鬼的幻象困惑了,但是弟弟能看到真身,所以才说“不是妈妈”。

          弟弟摔下阁楼,向上巴望着寻找姐姐时,白衣抱娃女鬼呈现了,递给他一个襁褓,对他说:一起埋

          我想再看看脸,这是谁啊到底……

          弟弟抱着襁褓跑到一楼客厅,婴儿突然哭了,嘴巴不正常地长大,发出猫的叫声,是怨灵。弟弟吓得把襁褓扔到地上。

          这时,导演开端困惑我们了。

          名侦察柯南鬼呈现了,开端砸玻璃了。

          斟酌到之前圣美砸玻璃的剧情,观众很容易就被误导,是圣美砸破了玻璃。

          但是圣美砸破了玻璃就开端痛哭摆照片,并没有带走孩子。

          名侦察柯南鬼带走了孩子。最要害是,柯南鬼是长发,圣美是短发!

          看柯南鬼这飘逸的头发,动图的话会非常清楚。

          她不是圣美!

          如果她不是圣美,那么圣美砸玻璃时,就没有产生时空交织,而是一种困惑观众的剪辑方法。

          这个黑影,我感到是,遥。(这点以后说)

          孩子被抢走后,五岁的小岛田晕倒了。成年小岛田以黑白画面呈现了,这时,我感到应当是回想。意味着成年小岛田回想起了五岁时的情况。

          这个时候,房子激烈地震撼起来。

          有人以为房子激烈震撼是因为时空交织发生的力气。

          第六集,直接到1997年,距离灰田命案仅仅2年,就又有新的房主搬了进来。这次是一对年青的夫妇,诸角夫妇,妻子怀孕。

          又有新的恐怖消息产生。

          小田岛访问了这家人,提示他们这里是凶宅,但被诸角赶了出去。

          当天晚上,房子就开端闹鬼里。

          诸角太太恶梦惊醒,听到猫叫,紧接着发明电视机打开了,里面正在播放本庄遥参与的那期灵异节目。

          之后,又产生了时空交织?还是鬼屋给诸角夫妇播放了VR录影?

          总之,在彩色画面里,诸角夫妇遇到了杀人那天的真崎,诸角太太还接待他吃了泡面(真崎逝世前说,是另外的人住在房子里,可能就是诸角夫妇)。

          这里真的好奇异,只能说,诸角太太被鬼屋把持了吧,否则怎么可能大半夜接待一个闯入家中的、满身是血的人?两人还交谈自首的事?

          或者,又是一种困惑观众的剪辑?

          或者,是房子在重现过去?

          总之,闹鬼之后,诸角夫妇通过小岛田请来了遥和哲也妈妈通灵。

          通灵地点在阁楼:哲也妈妈和小岛田、和诸角在。

          遥陪着诸角太太,在卧室。

          突然,又产生了时空交织?1952年软禁女子的砂田洋呈现了。

          如果说砂田洋只是房子播放的幻象的话,那遥挥起板凳,他能握住。

          这就是说,这里的鬼都是实体的。

          就在砂田洋盘算杀戮诸角太太时,嘭,又黑白了。

          床上的孕妇变成了当年被软禁的女子。

          那我大概清楚了——彩色影像的就是见鬼,灵异事件。

          黑白影像的,都是过去的记忆或闪回。

          比如,上图彩色砂田洋是鬼。

          之前小田岛看到的柜子里的圣美,是鬼作祟。

          诸角一家看见的真崎,和真崎被接待吃面,也是鬼作祟。

          下图黑白的砂田洋,是过去真实的、还活着的他。

          认真对照了一下,躺在床上的被砂田洋软禁的女子,和遥不是同一个人。

          下巴没有痣。

          黑白剧情中,被软禁的女子反杀了砂田洋,眼睛望着窗外的某处,分开了。

          这时,诸角太太也临产,被送上了救护车。但诸角先生好像并不焦急,心事重重地坐在台阶上。记得他搬家时,还对太太很体贴,但是搬进来第一天就变得性格暴躁。

          救护车分开后,他茫然地站起来,向房子的楼上方向(小田岛爸爸也是)看了看,就茫然地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  这时房子又震撼了。

          诸角就和当年小岛田的父亲一样,人间蒸发了。

          这是小岛田的父亲。

          这是诸角。

          这是房子里的视角。

          最后他们都变成了这样。

          太科幻了!

          我都想用量子力学瞎解读了,但太困了。以后想到了再在评论区弥补吧,这篇重要是为了找抱娃女鬼。

          与此同时,独自在阁楼的哲也妈妈,看到了白衣女鬼。

          时空交织(或者鬼魂作怪)再次发生。

          作家姐姐爬上阁楼,叫着妈妈,走向哲也妈妈的另一侧。

          另一侧,是衣衫褴褛、瘦骨嶙峋的女鬼,符合被软禁女的模样。

          此处没有女鬼图,但这个瘦骨嶙峋女鬼,符合俊树看到的妈妈的模样。

          信任,小岛田也是在五岁的时候,看到了这样的形象,才会对俊树的画似曾相识。

          哲也妈妈被吓疯了。

          之后某日,警察访问小岛田,问他为何能写出案件中并未对外颁布的情节,比如把电话机塞进肚子里。小岛田说是偶合。

          之后,他自己给出了鬼屋留下他、让他活下去的原因:

          那么,鬼屋让他转述的,是恶念?还是怜悯?

          小岛田还说,因为触犯到了什么禁忌,所以会有断子绝孙的家族(前文极端动保主义的德川家族好像也没有子嗣?),他说自己就是这样人,所以不会有小孩。

          那么,小岛田到处触犯到了什么?我想,是不是他接过了孩子,又扔掉了,没有“一起埋”?

          回过火来一想,白衣女鬼除了抱着孩子四处送娃,好像也没做什么坏事。那些逝世去的人,除了哲也之外,都是被自己的恶念杀逝世的。

          这剧里,大部分时候是人在杀人。

          而鬼屋,倒向一个尽力履行《生类怜悯令》的偏执狂,把枉逝世的弱小者的恼怒收集起来,化作怨灵,报复恶人。

          还有小岛田的妻子,或者不是妻子,我甚至猜这个人是他口中那个“失踪的姐姐”( 脑洞全开),全剧出场只有三四次,每次出来都让人不舒畅。

          结局,最迷惑我的时刻来临了。

          1952年的变态男砂田洋(的鬼魂),劫持了来埋葬磁带的遥。

          遥并没有穿越时空成为1952年的被软禁女,而是被鬼屋,被恶灵困住了。

          整部剧到此停止。

          那么我的问题解决了吗?

          下面高能预警,我要把女鬼的图全体放出来。

          别太担忧,都是前文呈现过的,能撑到这里,你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          给圣美孩子的女鬼,白色裙子,率领子。

          哲也在房子里见到的女鬼,白色裙子率领子。我记得,是要哲也一起埋。

          给小岛田孩子的女鬼,要他一起埋。目测衣服一样。

          哲也妈妈号召出的女鬼,衣服一样。

          被砂田洋软禁的女子反杀砂田洋后,露出摆脱的笑颜。此时她穿的衣服,就是女鬼同款。

          所以,白衣抱娃女鬼,自始至终都是1952年被房主儿子砂田洋软禁的女子。

          在鬼屋里被侮辱虐待到不成人形(最后一集有呈现她被长期虐待后的悲惨模样)的她,被迫生下充斥怨恨和恶念的怨灵(五岁小岛田怀里抱着的的就是),她的目标只有一个:把这个怨灵埋掉!

          一起埋。

          和什么一起埋?不知道,显然并不是录音带。

          圣美双手接过孩子,曲解了女鬼的意思,接收了怨灵的转生,变成了俊树。

          最后杀器——演员表白衣女鬼和遥不是同一个演员。

          虽然我抱着“女鬼是谁”的问题来二刷这个片子,但是在看完第二遍之后,却冒出更多问题:

          电话隐喻是什么?

          小田岛的妈妈是谁?

          小田岛的姐姐是一代被囚女的女儿的话,那个女鬼的怀里的婴灵是谁?

          时空穿越的逻辑是什么?

          鬼屋杀人的逻辑是什么?

          柯南鬼是谁?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哦,说起柯南鬼,我还没说,为什么我感到柯南鬼是遥?

          因为,遥一直都很积极地想解决鬼屋恶灵事件,她以为,只要满足女鬼的请求,事情就解决了。

          所以,我猜第二季,就是困在鬼屋里的遥,千方百计去“拿到要一起埋”的东西吧!

          这也是瞎猜。

          因为,实在想不出别的说明了。

          可能,我这篇也是过度解读。

          如果没有第二季,这部剧,就是导演故意要绕晕大家的吧?

          或者,导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想干吗?

          我猜着吧,就是先挖个坑看看跳进去的人多不多?人多了,再续第二季填坑。

          跳坑的人少,估量就这么着了吧。

          反正,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任何事都有答案。

          Tags: